易金矿业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矿产品 >

6月份到9月份国际油价是否还会在现在的价位上继
发布时间:22-08-05 来源:东北矿业网

这个很难判断,不过有一定可能。

首先来说,现在国际油价继续上涨的动力几乎没有了,减产和伊朗紧张局势造成的上涨已经被市场消化,现在的下跌来自于美国页岩油产能的逐渐释放,只要油价不出现大幅度下跌,这个产能还讲持续释放。所以油价的供应面很充足,不可能上涨了。除非出现别的因素。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进入6月,我们很可能看到全球经济进一步的下跌压力,这也意味着油价需求端的预期会受到打击,这是长期油价看跌的主要原因。虽然中国这里经济回暖已经有趋势了,但是在全球环境恶化的前提下,中国经济即使有增长,也不会很强劲,因此对油价的拉动不会很大。

最后,现在美国经济是最大的变数。而现在很多人都在看美股的风险,如果美股风险爆发,那么下一步美国经济要有多大的波动,是很未知的。如果美国真的经济持续扩张,那对油价可能影响不大,但是如果美国一旦开始经济增长减速,对油价的压力可能是致命的。

6-9月份国际油价大概率是以下跌为主,笔者以纯技术层面来分析这个问题,从基本面来分析,天天在变,真的太难分析的清,最少笔者是没这个本事从基本面分析出是涨是跌。且不说别的,就是沙特的态度,就沙特自己来说,肯定是油价越高越好,与俄罗斯意见一致;但是,它又受美国影响很大,美国希望油价不要太高。

因此,沙特这个世界三大产油国之一的决定就至关重要,如果油价太低点,它会偏向于和俄罗斯合作,抬高油价,毕竟自己赚钱更重要;如果油价太高了,又会受美国影响大点,毕竟自己需要美国来撑腰不是;但是现在的油价60-70美元,不高不低,三方都能接受的价格区间,沙特也就没有了主见,一会儿增产,一会儿减产。这种时期,沙特的选择就足矣左右国际油价,这如何分析,还不如技术面直观。

先看日线,

技术面来分析很清晰,0-5号点是国际油价的日线上升趋势,但是7号点出来后,这种趋势被打破了,不能创新高了,到78把6号点跌破时,5号点日线线段的高点确认,周线上涨笔的高点确认。

如果接下来8号点确认后,回抽6号点一线不能过去,则国际油价日线级别的主跌就要到了。

再看周线图,周线上的7号点就是日线上的5号点,日线5号点确认,周线7号点也就确认了,从周线图看,周线7号点没有创5号点的新高,二卖成立,预示着周线的这个上涨线段结束的概率也很高。

因此,从技术分析来看,接下来几个月国际油价会走周线的二卖向下一笔,换言之,国际油价的趋势会进入日线的下跌周期,以后我们国内的油价会跌多涨少,又可以加到便宜的油了。

我是禅风,点赞关注,后面的内容更精彩

原油负值为什么没人买非要买六月的价格?

WTI首行合约跌至负值的直接原因

直接原因三个:

一是WTI首行5月合约临近到期,库容能力不足导致多头不得不平仓卖出。WTI 5月期货合约即将于4月21日到期,而WTI原油期货的交割地库欣地区并无充足的库容能力给交易者进行交割,同时库欣为内陆地区,受制于物流和仓储限制,在当前市场情况下进行交割的成本可能远大于平仓成本,因此大量投资者为避免实物交割,选择对5月多头合约进行了平仓操作,卖盘大量涌现导致价格暴跌。对于期货交易者来说,如果5月多头合约不平仓,就意味着将进行现货交割,当前库欣地区原油仓库均已被预定,如果进行交割的话带来的储油成本可能要远高于平仓的损失。油价负值一定程度上也表明在当前的市场情况下,物流和仓储等成本超过了原油自身的价值。

根据EIA数据,库欣地区可操作库容为7609.3万桶,而当前库存为5496.5万桶,即当前库欣库容使用率为72%。库欣的极限操作库容为9142万桶,据此计算当前的库容使用率为60%。从这一数据来看,当前库欣地区库存并没有达到极限承压的状态。不过,库欣地区的剩余库容均被预订,实际可用剩余库容不足。

三是WTI出现负值与WTI实物交割的交割机制有很大关系。WTI原油期货的交割方式是实物交割,交割地是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地区。库欣是内陆城市,库容接近极限甚至填满之后WTI原油期货合约的实物交割将变得极其困难。相对来说,布伦特原油期货采用现金交割,不至于像WTI那样容易被到期逼仓,出现类似风险的可能性要小。此外,布伦特为北海原油,仓储灵活性更强。布伦特原油可以通过码头装货,海运提油,而油轮的灵活性要大很多,一方面可以通过油轮运往消费地,另一方面还可以把油轮当作浮仓使用。从价格结构来看,当前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月差的负值水平相对WTI就更低一些。

市场供应过剩背景下现货价格承压更大。截至4月20日,WTI、布伦特原油现货均价分别为18.03美元/桶和20.77美元/桶,比同期期货价格分别持平和低9.12美元/桶。此外,今年以来WTI和布伦特现货价格最低分别为-37.63美元/桶(普氏定价机制参考期货,因此与WTI期货价格一致,且为负值)和15.14美元/桶,布伦特现货价格低点同样明显低于期货价格低点。

油价暴跌以来布伦特、WTI均转入深度contango结构,且4月份以来WTI近月合约承压更大。WTI:今年1月14日以来WTI首行与次行合约价差开始持续为负,但负价差水平较低,1月14日至2月底平均为-0.13美元/桶;3月23日二者负价差大幅升至-2.12美元/桶,随后进一步拉大,3月平均为-1.21美元/桶;4月截至20日平均为-9.2美元/桶,其中1-17日平均-5.13美元/桶,20日大幅升至-58.06美元/桶。布伦特:今年2月3日布伦特首行与次行合约价差开始出现负值,但2月中下旬至3月初再度转正;3月4日开始连续负价差,3月平均为-1.72美元/桶,略高于WTI;4月截至20日平均为-2.87美元/桶,最高为-3.97美元/桶,明显低于WTI。

原油宝原先没负值确实属于低风险等级产品,被美国佬低调改为负值规则后立马变为最高风险等级的期货等级,而中行愚蠢之极毫无察觉,带领广大小白被别人成功屠宰。现在工行建行那些原油宝小白估计都会改选其它没负值的低风险产品了。

改为负值规则,其实就是产品风险等级发生重大变更、变成为最高风险等级,而原油宝客户当初签订的产品协议是没负值的低风险等级,中行应该与客户重新改签高风险等级产品协议,才能有效,否则高风险等级部分应当由中行全部承担。

新制订的负值规则,应该只能适用于新开仓位,不能适用于老仓位,连法律都是只能向后适用没有向前适用的。而且如果老仓位只因规则改变而需要调仓的话,芝交所说过会承担调仓成本吗?所以负值规则向前适用是没有法理基础的。正如百米冲刺半途上说规则改为跑最慢的赢,那胜负结果不是天差地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