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金矿业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地址勘察 >

民国时期各军阀的军费是怎么来的?
发布时间:22-06-23 来源:东北矿业网

一个事实是——民国的老百姓,生活水平是不如大清的。

大清的时候,虽然苛捐杂税也多,好歹有个节制,因为怕再来一次太平天国,不敢把老百姓逼的太狠。尤其不加农业税是大清的政治正确(康熙皇帝定的规矩),所以大清的苛捐杂税是有限的,朝廷收入主要靠关税。

更重要的是,大清内部比较稳定,不打仗,慈禧新政之后,清朝的财政收入连连升高。1911年的前十个月财政收入居然达到了空前的三亿两,多是来自于实业和关税的增长,老百姓的负担在彼时还处于一个勉强可以忍受的阶段。

到了民国,完蛋了。

民国时期,整个中国陷入了内战状态,各军阀为了扩充军队疯狂聚敛财富,管你老百姓造反不造反。何况热兵器时代,军阀也不怕农民起义了。

军阀的主要收入来源,有以下几种:

一:刮老百姓就像《让子弹飞》里葛优说的那句话——“不刮穷鬼的钱你想挣谁的钱啊?!”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缺钱的首要想法就是刮老百姓。大清亡了,军阀可以肆无忌惮的加征了。盖房子要交税,买牲口要交税,杀了牲口吃肉也要交税。反正是雁过拔毛,兽走留皮,除了呼吸不交税,干啥都得交税。

除了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外,军阀们还很有超前意识,他们还可以预征,把未来的税征出来。河南的军阀把税收到了1950年建国之后,热河的汤玉麟甚至把税收到了1972年!如果再努努力,没准连改革开放以后的税都要由他收。

除了农业税以外,还可以设置关卡,收取过往商人的流通税,这叫做“厘金”,是晚清督抚们留下的规矩,当年曾国藩就是靠这笔钱养活的湘军。厘金对民间商贸的打击相当大,直到三十年代之后宋子文整顿财政才取消。

二:开创新门类大清和袁世凯倒了,军阀没人管了,他们可以公开的干一些过去不敢干的事情——贩毒。

西北的军阀命令老百姓种鸦片,关中大片的土地不种粮食改种鸦片。军阀将这些鸦片低价收购来,卖到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去赚取暴利,这是西北军阀赚钱的妙招。

不过也有一些军阀是比较有节操的。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地盘比较稳定,所以对自己地盘的建设很上心,比如山西的阎锡山和东北的张作霖。

阎锡山在山西进行了很多很有建设性的举措,开创工厂、矿场,修建铁路,甚至还创立了山西的银行,发行本省的货币。由于山西一直比较和平,以及阎锡山治省有方,让山西的财政收入节节上涨,成为民国各省中经济形势最好的一个。

东北由于地盘稳定,张作霖也进行了很多建设。铁路、工矿之外,东北当局还开设了不少学校,现在东北的很多高校(如吉林大学),都能在民国找到影子。

除了自己建设之外,蒋介石由于地理优势,天然享有了广东和江浙的交通便利,这让他拥有了清朝财政遗产中最值钱的一部分——关税

蒋介石因为掌握海关,财政收入远超其他军阀,军队装备也是最好的。中原大战时,冯玉祥的西北军连步枪都做不到人手一把,蒋介石的军队却拥有飞机坦克,显示了双方财政的天壤之别。

还有一种另辟蹊径的,是孙殿英。

孙殿英作为一个小军阀,没有自己稳定的地盘,刮老百姓也轮不到他,他只能仰大军阀的鼻息生存。但是他另辟蹊径,居然盗了清东陵!

孙殿英把清东陵用炸药炸开,把慈禧和乾隆的墓都给洗劫一空,靠盗墓发了一笔横财。他将盗墓的一部分所得用来贿赂国民党高官,最终在溥仪强烈抗议,中外震惊的情况下,居然啥事没有,吞下了这笔不义之财。

三:外国援助对于军阀来说,还有一笔重要收入,就是来自帝国主义的援助和借款。

所谓“援助”,自然不是无偿的,帝国主义不是慈善家,没有回报,他们才不会给中国人半文钱,这些钱需要用主权和利益来换。

从袁世凯时期,民国的借款就开始了。袁世凯因为空顶着一个大总统的帽子,各省却不给他交税,所以他只能向五国银行团借款以维持北洋政府的运转。后来段祺瑞维持北京政府也是靠的袁世凯留下的“善后大借款”。

在各国之中,只有苏联是一个特例。

苏联可能是唯一一个对外援助不求回报的国家,至少在苏联初期是这样。苏联刚建立时,这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政权想要扶持全世界的革命,中国自然也不例外。二十年代初,苏联在中国扶持了两个政权——广东孙中山政权和西北冯玉祥政权。

可以说,国民党北伐之所以能成功,与苏联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不过后来蒋介石放弃苏联,转投了英美。在蒋介石之前,北洋政府段祺瑞也比较亲英美。他们都是英美帝国主义在中国扶持的代理人。

英美扶持了自己的代理人,日本自然也不闲着,日本人扶持的最成功的代理人就是张作霖。

现在的人,听了几个故事,看了几集连续剧,就以为张作霖是什么爱国志士,把日本人耍的团团转还讨不到便宜,认为张大帅真是机智。

屁!

民国军阀中,可以说头号汉奸就是张作霖。张作霖起家靠的就是日本支持。为了得到日本的支持,张作霖什么都敢卖,什么南满铁路,什么驻兵权,什么吉林矿产,只要日本人肯出钱出枪,东三省没有什么是老张不敢买的。

在张作霖之前,1904年日俄战争日本虽然赢了,但是东北还有多家帝国主义玩家。俄国没有完全退出,英美势力仍在。可是在老张的一顿操作下,日本吞并了东北的铁路、矿产、港口,掌握了东北的经济命脉,逐出了除苏联以外的各国势力,所以后来日本侵占东北才能这么顺利。

所以,对于张作霖这个土匪头子,他的那些“爱国”事迹听听就行了。拿他当好人,那真是拜错了坟头!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各显神通了!

随便举几个例子。

贵州军阀王家烈

贵州一穷二白,唯一的出产就是鸦片。

王家烈纵容全省老百姓种植鸦片,然后征收高昂的鸦片税,同时收购鸦片卖到他省牟利。

此举表面上能赚到不少钱,其实对于贵州没有好处。

贵州人民很容易搞到鸦片,导致吸毒的人非常多,男性农民很快就失去劳动力。

连桂军士兵都抽,成为双枪兵,没有战斗力、

定期要抽大烟,还怎么打仗。

人民因为种鸦片赚钱又比较轻松,连粮食都不种了,需要向外省购买。

但外省如果也遇到粮荒,没有粮食可以出售,贵州人就得活活饿死。

所以,鸦片只是废了王家烈和一群军阀,贵州老百姓还是一样穷。

广东军阀陈济棠

陈济棠搞了很多实业,比如对外贸易之内,各种进出口生意。

陈济棠非常擅长搞钱,甚至和控制赣南中央苏区的红军达成协议,高价收购钨矿沙,然后出售。

当时钨矿沙是全世界畅销品,利润非常高。

当时100斤钨砂能卖52块银元,从1932年到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前,钨砂贸易总计创造了620万元的财富,对维持苏区政府的运作和养活十万红军,抗拒国军对苏区的围剿和经济封锁起到了重要作用。

江苏军阀齐燮元

江苏军阀从来都是很肥的,重要的是当年上海属于江苏。

而上海是个下金蛋的鸡,每年单单海关税收就是一笔巨款。

自然,齐燮元并非不是北洋政府合法领袖,原则上不能接受关税。

但他是土皇帝,所以仍然想方设法搞到相当一部分关税款,这是惊人的数字了。

因此,齐燮元才能维持一支强大的军队,保住上海这个宝地。

陕西军阀党玉琨

党玉琨和孙殿英一样,依靠挖掘古墓,盗卖文物捞钱。

党玉琨是个小军阀,盘踞陕西凤翔。

凤翔虽穷,但有很多秦汉的古墓。党玉琨为了获得军费,使用上千军人和民夫,将凤翔境内的西周、春秋、战国、汉代古墓全部偷盗一空。

盗挖的文物,很多都是国宝级,全部辗转卖到国外。

党玉琨年轻时曾在西安、北京等大城市的古董商店里当过学徒,对文物价值颇为知晓,贩卖文物是其老本行,得心应手。

1928年2月党玉琨偷盗了一座西周时期的古墓,挖出了一件稀世国宝~周公东征方鼎。

党玉琨直到这件国宝非同小可,悄悄的将其卖给洋人。

周公东征方鼎,现存于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馆,是该馆的镇馆之宝。

党玉琨盗卖国宝行为,引起了公愤。

宋哲元趁机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将党玉琨7000多人打垮消灭。

党玉琨死于乱军中,2000多党羽被击毙,其余5000人被俘。

宋哲元胜利后意犹未尽,将5000多战俘中的上千人斩首处死,成为民国历史上少有的屠杀俘虏事件。

其他的方法还有很多,比如农业税、盐税、厘金税(商业税)等等,还可以想方设法压榨老百姓,就看军阀自己的本事了。